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东明湖书画院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15年,经山东省民政厅批准的省级社团山东明湖书画院正式成立。本书画院以誉满天下的泉城大明湖为文化象征,以传承和宏扬祖国传统书画艺术为宗旨,推崇高尚的艺德艺风,鼓励精品创作,以诚信为本,广泛联谊国内外艺术家及书画爱好者,通过学术研讨、艺术交流、作品鉴定、资质认证、专集编印、声像资料制作、组织学术讲座以及培训和咨询服务、开展书画艺术进社区文化公益活动等多种形式,为推动和谐社会建设,促进本地区文化艺术事业的振兴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六经皆史  

2017-04-11 09:58:02|  分类: 古文鉴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六经皆史 - 山东明湖书画院 - 山东明湖书画院的博客

        四书五经,历来作为儒学的经典。四书者,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。五经者,《周易》、《尚书》、《诗经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春秋》,合《乐经》为六经。

        四书皆经,书者常道;六经皆史,史者变道。所以相比于四书的常道,五经或六经更具实践性;而相比于诸史的变道,五经或六经更具理论性。理论中见日常的实践,实践中见常识的理论,所以认识儒学,进而认识国学,六经的意义至为重要。

        具体而论,《易》讲的是阴阳消长的道理;《书》讲的是纲纪政事的实施;《诗》讲的是歌咏性情的发泄;《礼》讲的是条理节文的规范;《乐》讲的是欣喜和平的涵养;《春秋》合《左传》讲的是善恶正邪的分辨。

六经皆史 - 山东明湖书画院 - 山东明湖书画院的博客

        这一切,都从四书天下为公的“仁”学分支而成,使“仁”显得更加具体。而落实到不同的时间、空间、条件、对象,千变万化,成败兴衰,这便是史。所以读六经,上须结合四书,下须结合诸史。但“史”不仅指过去的历史,更指今天的事实。所以读六经,不仅要结合过去的历史,更要结合今天的事实。

        诸史皆经,而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,“史者事也”。因为今天的事实,在今天虽不能称为“历史”,但到了今后一定也成为历史。所以这里所讲的“六经皆史”,主要不是结合过去的历史来谈,而需要结合当前的事实来谈。

        王阳明认为,圣人之所以有六经的著述,是因为如同富家的父祖,生怕家中产业库藏的积累到了子孙手里被遗忘散失,卒至穷困,所以把这些财产分门别类地记录下来,珠宝有多少,藏在哪一个库房?粮食有多少,藏在哪一个库房?布帛有多少,藏在哪一个库房?使子孙随时取用。

        于是,在历代的子孙中,有的取此而遗彼,有的取彼而遗此,有的全部取用,有的全不取用,于是而有历史的兴衰成败。所以,结合当时的需要而正确地取用六经,是六经的生命活力所在。

六经皆史 - 山东明湖书画院 - 山东明湖书画院的博客

        什么叫正确地取用呢?生了病不从仓库中取药吃当然是没有正确地取用,肚子饿了不从仓库中取米煮饭当然也不是,但生了胃疾却去取仓库中的头痛药吃同样不能算正确地取用。

        那么,得了头痛病去取仓库中的头痛药吃就算正确地取用吗?也不一定,因为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并不一定有效。全部不取用,让仓库中的粮食烂掉不对;坐吃山空,富不过三代同样不对。

        正确地取用方法,就是一面吃仓库中的粮食而不是到外面去讨饭,一面又用仓库中的粮食作为种子,去播种、劳作、收获,使资产不断增长,这才是正确的取用。

        王阳明又说,历代的学者,多“不知六经之实于我心,而徒考索于影响之间,牵制于文义之末,硁硁然以为是六经矣。是犹富家之子孙,不务守视享用其产业库藏之宝积,日遗亡散失,至为窭人丐夫,而犹嚣然指其记籍曰:斯吾产业库藏之积也。

        呜乎,六经之学,其不明于世,非一朝一夕之故矣”!这些看似非常重视六经的学者,实在并未懂得六经的真正意义,在于必须用于当时当地的日常生活。钩沉辑玄,弄清六经的训诂文义当然是需要的,就像弄清家中库藏的账本一样。但脱离了日用,文义便不是六经,就像撇开了仓库中财产的取用,账本并不是库藏,是一样的道理。阳明心学的价值,正在于把包括六经在内的儒学,由理学的书斋引入现实的人心,引入现实生活的经世致用。

六经皆史 - 山东明湖书画院 - 山东明湖书画院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今天的不少国学研究专家,尤其是经史研究专家,无视社会现实中尚功利、崇异说、侈淫词、竞诡辩的现状,而以“习训诂,传记闻”为六经,且斥结合社会现实而阐发国学文化的学者为“没有学术性”甚至“败坏学术”,使学术成为高深艰奥的小众精英文化,这就完全背离了国学文化“六经皆史”的日常和常识之真义。

        张元济的《二十四史札记》,也是在出版“二十四史”的工作实践中写出来的,而不是申请了国家的课题经费,在学术的象牙塔中“研究”出来的。只是到了今天的专家,受西方经院哲学的影响才显得“秘密”起来。


本文来自中国美术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